目錄大全 免費收錄各類優秀網站,快速提升網站流量,支持QQ登錄,立即快審業務。
友情提示:本站支持 QQ一鍵登錄、積分掃碼充值、網站自助快審、文章自助快審。 注:不接受非法網站和文章。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站長咨詢 > 行業 > 文章內容 > 平安夜目睹男友出軌,沒想到小三居然是我的堂姐

平安夜目睹男友出軌,沒想到小三居然是我的堂姐

作者:網址目錄123 發布時間:2017-02-05 18:19 瀏覽:

平安夜目睹男友出軌,沒想到小三居然是我的堂姐……

今晚是平安夜,白曉月特地從英國趕回來,為的就是給她男朋友一個大大的驚喜。電話里,席澤說,等她回來,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她。白曉月期待著,該不會是席澤要和她求婚吧!

十一點半,她掐準了時間帶著滿滿的幸福和甜蜜來到席澤的家門口,精致的包裝袋里,有她親自給席澤織的圍巾。小月正打算掏出鑰匙,低頭一看,發現門是虛掩著的。

心里有些奇怪,她滿滿推開了門,滿地的玫瑰花瓣,燭光晚餐。樓上臥室里傳來奇怪的聲音,白曉月聞聲上樓,還沒上去,就聽到了一陣女人歡愉的嬌吟,一聲比一聲大。而這聲音,對白曉月而言,尤為熟悉。

白曉月的腦子里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,可很快她就否決掉了。這是她的席澤,怎么可能做這種事呢,誰都可能,可是她的席澤,絕對不會的。

當她走到樓上,看著過道里散落的衣物,西服,領帶,短裙,絲襪,蕾絲內衣褲,紅色的高跟鞋……

白曉月呼吸一滯,雙腿似是灌了鉛一樣,慢慢挪到了臥室門口,半敞開的房間內,兩具身體正彼此交纏著,在床上翻云覆雨,躺在她男朋友身下的女人,不是別人,正是她的好堂姐,白云溪。

“親愛的,是不是這七年,白曉月都沒能滿足你啊,你真的太棒了。”

“看來我還不夠努力,還能讓你想其他的。呵!”

“這就是你要和我說的重要的事,對嗎?席澤!”白曉月站在門口,甚至覺得,自己多走進去半步,都覺得惡心。

席澤的身體一頓,突然回頭,看見白曉月站在門口,臉上劃過一抹驚訝,隨后淡定的起床,隨便拿了衣服套在身上。

“你就不想解釋點什么嗎?”此刻,白曉月心中還有那么一絲希望,希望他說,這一切都不是真的,不是他像這樣的。

“解釋什么,你不是都看到了嗎?我們在一起也七年了,我是個正常的男人,云溪,比你更懂,如何討男人歡心。”席澤說著,一把將人抱了過來,溫柔的吻在了她的臉上。

看著這一幕,白曉月心里如刀割一樣難受,連呼吸都是痛的。

就在席澤起身的時候,白曉月一個響亮的巴掌,打在席澤臉上。

“這巴掌,賞你的。”心痛得難受,她抬起頭,看著天花板,忍住眼淚,不讓它落下來。

她白曉月,怎么會在這對賤人渣男面前哭,這簡直是對她的一種侮辱。

席澤冷笑了一聲:“鬧夠了沒有,鬧夠了,就出去。”

白曉月不可置信的看著席澤,他竟然讓她出去,這里的每一樣東西,都是她為他精挑細選的,如今,卻變成了他和別人的愛巢。

“澤讓你離開,你就趕緊走吧!你根本不是澤喜歡的類型,要胸沒胸,跑屁股沒屁股的,瘦得跟搓衣板似的,哪能勾起澤的興趣。”

“呵!要我走是嗎?可以……”白曉月目光一冷,突然抬手,朝白云溪的臉上打過去,讓她走,豈不是便宜了這個賤人。

她從來都不知道,她的堂姐竟然這么下賤,勾引自己的男朋友,她怎么能忍得下這口氣。

“瘋夠了沒有?”白曉月還想甩第二個巴掌,被席澤一把抓住,推到一旁。

白曉月跌坐在地上,看著自己真心付出的男人,此刻卻只關心的女人的死活。

白云溪嬌滴滴的靠在席澤懷里,雙眼泛著水霧,一只手捂著自己的臉抽泣著。席澤濃眉緊皺,看向白曉月。

“呵呵!”白曉月冷笑著從地上站了起來,撿起地上的包裝袋:“知道嗎?這是我熬夜幫你準備的新年禮物,現在,你不配得到它。就當我白曉月瞎了眼……”

白曉月摸著打火機,將整個包裝袋點燃,看著紙袋一點點燒起來,隨著消失的,還有她心里的那份愛。

下一刻,她將點燃的包裝袋丟在了床上,毅然決然的轉身離去。

身后傳來女人驚慌失措的驚呼聲和男人憤怒的謾罵聲,白曉月不再理會。

今晚的寒風格外冷,吹得她眼睛都流淚了,白曉月笑了笑,擦干自己臉上的淚痕,拉著箱子,從兜里掏出電話。

“在哪,出來陪我喝酒,老地方等你。”白曉月掛掉電話,鉆進計程車里。現在,她只想好好的,發泄一下。

燈紅酒綠,喧鬧不停的空間,白曉月把箱子放到一邊,不停給自己灌酒,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了。

這個地方,是她和閨蜜陳佳佳以前常來的地方, 當然,對于她這種落魄千金來說,根本消費不起,一直買單的都是佳佳,她也不許白曉月和她客氣。

今晚是平安夜,到處都是喜氣洋洋,剛剛過了午夜十二點,狂歡才剛剛開始。看著周圍人的笑容,白曉月心里更加難受。

今年的平安夜,還真是令人難忘。

陳佳佳趕過來的時候,白曉月已經喝了很多了。

“小白,這是怎么了?”只有佳佳會這么叫白曉月,開始她不喜歡,總覺得像是一只狗的名字,可后來,漸漸就習慣了。

“呵!佳佳,嗝……你來啦!真好,我告訴你,你猜我剛剛去找席澤,看見了什么嗎?我他媽的看見那個王八蛋在睡白云溪,呵呵,我是不是白癡,佳佳你說我是不是天底下最傻最蠢的女人。其實,也沒想象中那么難過,就是覺得,自己挺蠢的 ,來,恭喜我,看清了一個渣男,呵呵!”

白曉月扶著佳佳的手,歇斯底里的吼叫著,時而傻笑著,聲音很快就被周圍的音樂聲給吞噬。白曉月也不知道,自己現在是在難過,還是在笑。

她只想讓自己忘記,忘記這一切。就只是這一個晚上,今晚過后,她還會是原來的白曉月,那個堅強的白曉月。

這世上,沒有什么是能把她打垮的,任何事情,都不能。

“傻丫頭,這樣的渣男,不值得。早看清早好,只要咱們沒吃虧,我家小白這么好,肯定能找到更好的,到時候氣死白云溪那個綠茶婊。這個女人,從讀書的時候就暗地里給你使絆子,下次她別落到我陳佳佳手里,否則,我一定要她好看。”

陳佳佳知道,自從她爸媽出事以后,她這些年背負了太多,壓得她喘不過氣來,發泄一下也好,只要有她在,就不會讓她白曉月,受半點委屈。

白曉月不停的喝,桌子上全部都是空酒瓶。

“曉月,我帶你回去。”佳佳看了一桌子的酒瓶,轉身叫來服務員結賬。白曉月昏昏沉沉的,覺得難受,想上廁所。

一路摸著墻壁,想找洗手間。

這會,白曉月站在衛生間門口,左顧右盼。門上的標志,她看了半天,都是模糊不清的,她晃了晃自己的頭,貼在門上認真仔細的看了半天。

“哪邊是女廁所來著?男左……女右……那就是……這邊。”白曉月比劃著,卻沒有發現,自己已經轉了個方向,她現在指著的,正好相反。

白曉月醉醺醺的,一把講門推開,走了進去。就在這時,胃里突然一陣翻騰,她也顧不得這么多了,看見有一個東西,連滾帶爬湊了過去,使勁吐了起來。

整個衛生間里都傳來嘔吐的聲音,等她吐干凈了,側過臉來一看,這才發現,她這會,正抓著一個人的褲管。

白曉月側著腦袋向上看過去,只是不經意間的一瞥,她才發現,這世上竟然有如此好看,如此冷的男人。

黑如緞的短發下,是男人如鷹一般犀利冰冷的眼眸,在燈光下越發顯得深邃。只需要看他一眼,仿佛就被深深的吸進了一輪巨大的漩渦里。

眉如劍,臉若刀刻,幾乎完美的五官,讓她挑不出半點瑕疵,旁人看他,視若神臨,他卻對旁人,視若無睹。

奇怪,明明她已經喝醉了,可是她竟然把這個男人看的這般清晰,又這般如夢如幻。仿佛他是從畫里走出來的,好看的,讓人覺得有些不真實。又一身盛氣凌人,驟然降臨在這充滿喧囂的塵世之中。

醉意朦朧中,白曉月癡癡一笑:“女廁所怎么會有帥的這么沒天理的男人。”

花癡!

這是這個男人對她的第一印象……

男人陰沉著一張臉,自己剛準備小解,不想竟然有女人闖進來。

“這位小姐,這里是男廁所。”

追過來的陳佳佳聽到聲音,猛的轉身,便看見自己的好閨蜜跑到男廁所狂吐了,旁邊還站著一個這么高冷帥得沒天理的男人。

只是,這個男人的眼神太過可怕,陰沉的臉上盡是冰冷的氣息,陳佳佳渾身一怔,小跑著過去,很是尷尬的將人扶了起來。

“這位先生,真是抱歉,我朋友她心情不好喝多了,你……沒事吧!”陳佳佳說著,不忘在他身上打量了幾下。

男人看了白曉月一眼,一個字都沒說,陰著一張臉,轉身離開。

“什么人嘛!這么冷,跟個冰塊似的,沒勁。”陳佳佳話音剛落下,白曉月又哇的一聲,吐了出來。

男衛生間里,傳來女子驚呼的聲音:“白曉月,你吐我身上了。”

白曉月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,第二天醒過來,只覺得頭特別痛,迷迷糊糊記得,自己喝醉了,還遇到了一個特別帥的男人,只可惜,他對自己好像挺兇的。

“你總算醒了。”陳佳佳推門進來,白曉月扶著自己的頭,醉酒的感覺還真糟糕,她都快喝斷片了,今天是圣誕節了吧!

“讓你擔心了,佳佳。”

“傻瓜,以后不許這么作踐自己了,知道嗎?”白曉月扯出一抹笑容,心里有些苦澀。一打開手機,就有電話打進來,白曉月一看是座機打過來的,猶豫了一下,還是接了起來。

“曉月,聽云溪說,你回來了。既然回來了,晚上回來吃飯,女孩子家,不要總是待在外面,叔叔有事要和你說。”

白曉月十三歲那年,失去了最愛自己媽媽,突發的車禍,讓她爸爸成了植物人,只能每天依靠昂貴的醫藥費維持著。

公司就交給了她的叔叔打理,這些年,白曉月都和叔叔一家人住在一起。她心里對叔叔是感激的,她爸爸的事情,如果沒有叔叔,她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。所以,不管嬸嬸怎么尖酸刻薄,對她不好,她都不會和她計較什么。

“好!”沒有多余的關心,沒有多余的問候,這些年,白曉月早就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方式,人也變得麻木了。

“怎么,你叔叔這就打電話叫你回去?”白曉月點點頭,沒有多說什么。

在陳佳佳住的地方吃了點白粥,白曉月就出門了。行李她沒有帶走,直接去了墓地,隨后又去醫院看了她的爸爸。

還好,只是看著蒼老了許多,醫生說一切都好,白曉月也就放心了。

“爸爸!月月會一直等著,等你醒過來,月月親手做糖醋魚給你吃。”

家里的電話又打了過來催她去酒店吃飯,白曉月這才戀戀不舍離開。

白曉月到的時候,包廂里只有她叔叔和嬸嬸兩個人,沒有看見白云溪,白曉月松了口氣。白曉月剛坐下,包廂的門再次被推開,曉月抬頭,竟然看見白云溪挽著席澤的手,走進了包廂里。

“叔叔阿姨,不好意思,讓你們久等了,正好公司有點事。”秦麗連忙接過一袋又一袋的禮物,早就笑得合不攏嘴了。

“看看,席澤這孩子就是這么懂事,快快坐吧!大家很快就是一家人了,客氣什么。”白曉月一直坐在角落里,面無表情的看著這其樂融融的畫面,自己就像是個毫無關系的路人。

“對了,這位,是這是你堂姐的未婚夫,席澤,榮升集團的繼承人,他們兩個馬上就要訂婚了。”

原來,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了,只有自己像個傻子一樣,蒙在鼓里。白曉月,現在看清楚了嗎?

是啊,本來還有的那一絲留戀,就在剛剛那一刻,完全消散了。

“我這句姐夫,可不是那么容易喊出口的。”白曉月看著席澤,冷笑了一聲。

“曉月,瞧你,當然會準備紅包的,你看你還是和以前一樣淘氣。”這就是白云溪,明明事情都發生了,她還能裝作什么都沒發生的樣子。

她真的很佩服白云溪的演技,這么厲害,應該拿最佳女主角的金獎,不然對不起她笑得這么好。

“這孩子,沒規矩,席澤你別介意。來,我們坐下吃飯吧!”秦麗見場面尷尬,趕緊招呼人坐下,回頭時狠狠的瞪了一眼白曉月,曉月不以為然,這樣的情況,她早就習慣了。

只是可惜了這桌子美味佳肴,看著平日里自己喜歡吃的,卻因為有兩個倒胃口的人而糟蹋了。

此時此刻,白曉月忽然覺得渾身輕松,似乎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難過,仿佛整個人,都解脫了。

“曉月,你看云溪也快訂婚了,你母親走的早,父親又這樣,嬸嬸有責任照顧你。你也老大不小了,今年也二十二了,是該成家了。我跟你叔叔,幫你物色了一個,人還不錯,雖然年紀稍微大了點,不過人家家底好,你過去給人家續弦,肯定會被捧在手心里寶貝著的,杠桿我已經打電話說好了,明晚銘鼎國際飯店,晚上八點,我們一起吃個飯,這婚事就先訂下來。”

白曉月把手中的筷子重重一放,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嬸嬸:“嬸嬸,我現在已經長大了,放心,我不會讓你養著我的。”

“你不用養著,你那老爸不用養啊,每天那些醫療費,花錢就像流水,公司就算是金庫也會被掏空的。實話跟你說吧,公司現在面臨危機,人家劉總好不容易答應和我們合作,只要你嫁過去,這事就成了。雖然席澤是你姐姐的未婚夫,可我們也不能太過分,這件事就這么定了,我只是通知你一聲。這些年你也吃了我們家不少,是該報恩的時候了。”

白曉月沒有說話,轉眼看著自己的叔叔,卻見他無奈地嘆了口氣,放下筷子說道:“曉月,叔叔實在無能為力了,如果這件事不解決的話,恐怕你爸爸……”

“所以,我就該給人家續弦,嫁給老頭子,對嗎?”白曉月心中怒火中燒,平時嬸嬸怎么對她,她都無所謂,可是這次,她太過分了。

而一邊的席澤,一直看著這一切,沒有絲毫表示。

“你爸媽出事,都是因為你,你這個掃把星,總會給人帶來霉運,你還想嫁得多好,能嫁給有錢人,就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分了,你還想挑剔什么?這件事,就這么定了,席澤還在這里,你別讓人家看了笑話去。”

秦麗冷言冷語,刻薄的說著,心里自是得意洋洋,她的寶貝女兒嫁給這么好的男人,她當然不能讓白曉月嫁得好,讓她嫁給有錢人,已經是她仁至義盡了。

白曉月看著這一桌子人,這就是她的家,這也是她為什么不愿意回來的原因,早知道,她就不該來。

“曉月,我媽也是為了你著想,你嫁過去以后,就不用擔心錢的問題了,這不是很好嗎?如今多少女孩子羨慕都羨慕不來的好事,你答應了,我媽也對你媽媽有個交代了。”

白曉月冷笑了一聲,毅然決然站了起來:“這么好,你怎么不嫁過去。”

“曉月,澤還在這,你怎么能這么說呢?”

白曉月深吸了一口氣,看向秦麗:“嬸嬸,叔叔,我不管你們和那個劉總有什么交易,這件事,我絕對不會答應,要嫁,你們讓堂姐嫁。我吃飽了,你們慢用。”

說完,白曉月轉身,頭也不回離開了包廂。今年的圣誕節,還真是過得精彩。

這老天爺似是故意在和她作對,本想直接去佳佳那里,可想起來,佳佳說晚上要參加什么聚會,可能沒那么快回去。

曉月本想著,自己在街上溜達兩圈,看著時間差不多了,再回去。此時,兜里的手機卻像催命符一樣響了起來。

白曉月剛接起電話,就聽見電話那頭,秦麗的謾罵聲:“白曉月,你從十三歲開始就吃我家的,住我家的,我告訴你,你想就這么一走了之,想都別想。明天晚上,你最好識趣一點,乖乖的來銘鼎,否則,我不能保證,你爸爸還能住在VIP病房里,還有后續的治療,你自己給我想清楚了。”

不容許白曉月任何反抗,秦麗在電話里直接下達的命令,她從來都是個控制欲強的女人,還沒有人,能夠違抗她的意愿。

曉月本來就在氣頭上,一肚子火沒處撒,轉而聽到秦麗那個嗓子一直說,感覺自己的頭都要炸了,她妥協了這么多次,讀書時候,什么機會沒有讓給堂姐,現在呢?

“想知道答案是嗎?那好,我告訴你秦麗,我白曉月,絕對不會聽從你的命令,嫁給那個糟老頭子的,要嫁,你自己嫁吧!”白曉月說完,啪的一聲掛掉了電話,心里悶著一口氣出不來,難受極了。

這件事關系到她的一生,她是絕對不會妥協的。可是,她更相信,刻薄的嬸嬸什么事都做得出來,如果自己不能如她的意,父親這邊后續的治療費用,可不是一筆小數目,自己剛剛回來……

“白曉月,錢總會有的。要相信你自己,大學不是白念的,明天開始,就去找工作。”可眼下的問題是,自己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。

突如其來的電閃雷鳴,豆大的雨點噼里啪啦打在身上,該死的,這附近連個躲雨的地方都沒有,她怎么這么倒霉。

白曉月心中一陣抱怨,干脆懶得躲了,反正都這么狼狽了。她這個樣子,也打不到車,這可怎么辦。

白曉月站在十字路口,正打算過馬路,突然覺得頭有些暈乎乎的,便在此時,一輛白色路虎正從另外一個方向開了過來。車內的男子,劍眉微微皺起,一雙骨節分明的雙手不停在筆記本上敲打著,發出清脆的聲音。高挺的鼻梁下,兩片涼薄的唇瓣微微閉著。

人們常說,認真的男人最有魅力,大概就是這幅畫面。

車內放著舒緩的音樂,一直開的很穩的車子,突然一個急剎車,男子的上身微微前傾,劍眉一皺。


    (0)

    有用!

    100%
    (0)

    無用!

    100%
    關鍵詞: 平安夜,男朋友,高跟鞋,內衣褲,包裝袋

    評論一下

    网球比分板